报告指出澳洲园艺业非常依赖马来西亚劳工。(澳洲广播公司图片)

在澳等待签证决定的人数相当于霍巴特的居民总数。内政部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3月有22.9万人持过桥签证;而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霍巴特的居民人数才22.2万人。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澳洲经济发展委员会(CEDA)的一项新报告中,首次确认了这一群体对澳洲劳工市场的影响力。

CEDA对人口普查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持过桥签证者的失业率约20%。虽然高于澳洲的平均失业率,但依然意味着有八成的持过桥签证者在工作。

在澳洲,当某人的签证过期、但仍在等待新签证审批之际,当局就会签发过桥签证。近年来签证的审批时间,以及和签证有关的上诉个案都有所增加。这些导致的拖延意味着持过桥签证者随之增多。

CEDA行政总裁西伦托(Melinda Cilento)指出,虽然过桥签证增加确实需要进一步研究,但整体而言临时移民促进了澳洲的繁荣。

参议员雷诺兹(Linda Reynolds)周二在参议院表示,持过桥签证者增加总体上是因为来澳者增加,预计持该签证者还将进一步增长。

近期1个国会委员会上,还特别提到了马来西亚公民持旅游签证来澳后申请难民的趋势。

内政部数据显示,在2014年6月,在澳临时居留的马来西亚人里面,持过桥签证的仅占7%,持临时签证的大多是学生、游客及熟练劳工;到今年3月,持过桥签证者所占份额飙升到了34%。

目前在澳的马来西亚公民中,持过桥签证者人数最多,甚至高于持500学生签证者。

但这并非是马来西亚公民独有的问题,很多国家持过桥签证留澳者都有所增加。墨尔本大学人口学教授麦克唐纳德(Peter McDonald)认为过桥签证群体“人口爆炸”。他还称“长期以来,过桥签证数量都被视为政府处理签证效率的指标,因为大多数持过桥签证者都是申请永居。”

移民部长高民(David Coleman )试图强调境内申请保护签证者在下降,“得益于政府着眼于防止不正当的申请,2018-19财年减少了12%。”

但麦克唐纳德指出,过桥签证数量增加不仅仅是因为搭机合法入境后申请难民的人增加,也和配偶签证漫长的等待期不无关系,因为“正常而言,过去(配偶)立即就能获得永居权。”

“但政府现在引进了漫长的审批拖延,现在约有8万澳洲公民的配偶在等着拿永居。”

另一方面,阿德莱德大学3月发表的1份报告显示,澳洲的园艺业非常依赖于马来西亚籍劳工,但这些工人同时也是易受剥削的弱势群体。

有利益相关者称:“马来西亚人受到了剥削……如果听说某个农场里有马来西亚劳工,几乎没几个人是合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