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塔州《水星报》报道,近日,一名理疗师被处以创纪录的12万澳元罚款,因为此前他雇用了11名无资格的移民工人为塔州养老院的居民做治疗,包括一名的士司机和一名厨师。

2018年2月至5月,这些无资格理疗师在塔州南十字星护理中心(Southern Cross Care Tasmania)和岛屿护理私人有限公司(Southern Cross Care Tasmania and Island Care Pty Ltd)经营的疗养院为78名年龄在67至99岁之间的老人提供了止痛治疗和按摩。

朗塞斯顿治安法庭(Launceston Magistrates Court)聆讯得知,44岁的邓普西(Michael Sylvester Dempsey)之所以提出雇用这些工人的计划,是因为他很难找到足够的合资格理疗师来提供服务,而他的卫生保健公司Libero Health Care(简称Libero公司)已经签订了服务供应合同。

法庭得知,由邓普西担任唯一主管的Libero 公司在此期间向工人总支付了6.3835万澳元,并收到了16.497万澳元的服务费用,这些资金是由联邦政府资助的。

冒牌理疗师在为Libero公司工作期间,共拜访了逾1000名病人。

今年2月,邓普西承认了16项有意提出将这些人当作从业者的指控。

地方法官斯斯坦顿(Ken Stanton)表示,邓普西本应该承担经济损失,并就自己无法提供合同规定的服务向养老院坦白。

他说:“被告相反走上了一条厚颜无耻的不诚实之路。事实上,邓普西在雇员发现这事后仍然继续,该雇员最终向澳洲卫生从业者管理署(AHPRA)投诉,直到邓普西收到澳洲卫生从业者管理署的停工函后才收手。”

邓普西招募了一些弱势工人,他们都是南亚移民,并告诉他们,他们必须使用来自大陆的真正理疗师的身份。

无资格工人问他们为何要用假名,邓普西告诉他们这是他们主管的名字,或者说这些名字比他们自己的名字更容易念。

斯坦顿表示,邓普西对员工的培训“充其量只能说是草率”。

他说:“控方并没有指出任何一名接受治疗的病人所受到的任何伤害,我对此并不满意。”

目前,Libero公司处于清算阶段,邓普西的理疗师资格已被吊销。

(郑佩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