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悉尼多区移民过半 专家称成亚洲一部分

2019-03-22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过半的巴拉玛打家庭在家中不说英语。(《每日电讯报》图片)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一位知名研究专家称,今年会是悉尼世代及文化变迁中的一大标志性时期。

继联邦政府周三宣布将把移民年度配额上限从19万降至16万之后,最新的人口数据揭示悉尼西北部的多个城区中,都至少有一半居民出生在海外。

例如,罗兹(Rhodes)每10名居民中便有7人出生在海外——大多生于中国。如今,普通话已成为悉尼除英语外的最主要使用语言。

在巴拉玛打(Parramatta),略多于一半的家庭在家中说英语以外的语言。该地方政府辖区内的前十大姓氏,多为华裔及印度裔姓。其中,最常见的是帕特尔(Patel)姓氏,其后为Lee、史密斯(Smith)、金(Kim)、辛格(Singh)、Chen、Wang、Li、Chang 、威廉姆斯(Williams)。

“我们失去了与欧洲的联系,如今成为亚洲紧密的一部分。”社会研究专家麦克林德尔(Mark McCrindle)声称。

他还表示:“(澳洲)作为发达国家中文化最多元的国家,未来有关移民、人口增长及澳洲国家认同的讨论,将带有更多的反思论调。这个国家至今鲜少反思。”

“2019年时标志性的一年。澳人目前的平均年龄为38岁,这就意味着Y世代、Z世代、阿尔法(Alpha)世代现占我们人口的很大一部分。这些所谓的新世代正成为主导群体。当达到这样的临界点时,你便可见文化上的转变。”

他补充说研究普遍表明澳人支持移民,但“问题是我们正将新增移民转移到城市,而非边远地区及乡村中心”。

“像悉尼和墨尔本等城市正承受这种增长带来的压力,而另一方面边远地区则在尽力实现这样的增长。所以,我们不得不在各州及国家的发展中,形成得当的定居模式。”他称:“如果我们能让我们边远地区城镇的生活方式广为人知,它们将成为更令人渴望居住的地方。”

而联邦政府周三在宣布移民新政时,便谈到了这些问题。根据政府推出的边远地区新签证,外籍技术劳动者将被强制到澳洲边远地区居住3年,之后才能获得永居权。

在麦克林德尔发表有关言论之前,新州工党领袖戴利(Michael Daley)去年的一段视频在本周早些时候流出。戴利在视频中声称年轻人正被迫“逃离”悉尼,因为拥有博士学位的亚洲移民抢走了他们的工作。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