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周泽荣诉媒体记者诽谤案胜诉 获赔28万

2019-02-26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侨鑫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周泽荣(Chau Chak Wing)胜诉。(《澳洲人报》图片)
 
历经8个月,侨鑫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周泽荣(Chau Chak Wing)诉费法斯媒体诽谤一案今日下午在联邦法院被宣布判决,周泽荣胜诉。联邦法院法官Michael Wigney裁决费法斯媒体(Fairfax Media)向周先生赔偿28万澳元,并下令现在由Nine拥有的费法斯媒体同时支付周泽荣的法律费用。这一案件也被澳洲主流媒体称为具有里程碑意义。
 
费法斯媒体于2015年10月首次在《悉尼先驱晨报》网络版刊登了由记者加诺特(John Garnaut)撰写的一篇报道,该报道文中暗示周泽荣贿赂了或卷入了一项贿赂联合国大会前任主席约翰•阿什(John Ashe)的计划,并称周泽荣的行为“严重错误,应被引渡”以及对澳洲政府官员进行非法支付等内容。
 
对此周泽荣对该报道中的种种指陈均一一否认,并认为该篇报道对其进行诽谤,对其业务、个人及专业声誉均造成影响,随后将费法斯集团和加诺特告上法庭。 该诉讼媒体诽谤案件于2018年6月正式开庭。
 
加诺特曾是《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的前驻北京记者,曾为前总理谭保(Malcolm Turnbull)担任总理时的雇员,并且是总理和内阁部门的首席国际顾问。
 
据澳媒报道,费法斯媒体和加诺特为诉讼进行了辩护,他们否认报道传递了这些指陈,并表示这是媒体合理的表述,是为了公众的利益。
 
据澳媒报道,在该案于2018年6月下旬的一次开庭审理中,当时联邦法院法官Steven Rares便批评费法斯媒体试图使用一名联邦国会议员的评论,以作为对周泽荣的行贿指控属实的证据。澳媒报道称,Steven Rares法官指出,当媒体公司做出重要指称时,他们需要能够证明这些言论是正当的,并且他不会让他们从法庭的调查发现程序中获益,为他们提供他们原先并不拥有的证据。
 
今日在进行判决时,联邦法院法官威戈尼(Michael Wigney)认为,报道里的一些内容,不仅仅是简单地表示怀疑周泽荣行贿或合谋行贿,相反地,报道里的一些内容通过贬低、影射和暗示的组合,传递了这样的信息,文中的一些陈述语句使用了耸人听闻和夸张的语言,并有讽刺和影射。
 
威戈尼法官认为,费法斯媒体和加诺特有义务采取合理的措施来确保这一点——这些指责没有传达,但经过审理他得出的结论是费法斯和加诺特并没有履行到这项义务。
 
威戈尼法官提到,在报道中,费法斯媒体和加诺特的行为并不具有合理性,对于所获取到的信息,费法斯媒体和加诺特似乎并未能进行合理或恰当的分析。
 
威戈尼法官称,在报道时,媒体和记者应全面、准确和平衡地去阐述,而不是在报道中加入未经证实的情况。
 
据《澳洲人报》报道,裁决出来后,《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和《时代报》(The Age)为他们的新闻辩护,并承诺上诉。
 
周泽荣博士声明
 
我对澳洲联邦法院(Federal Court of Australia)今日所做的判决表示欢迎。
 
Wigney法官阁下今日所做的判决,令一个我长久以来都想纠正的错误拨乱反正。
 
我对澳洲司法制度抱有信心,今日的判决维护了我的信念。我对澳洲联邦法院对此案的公平审理倍感欣慰。
 
该事件的发生对我个人、我的声誉以及我的健康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更重要的是我的家庭也受到了伤害。
 
作为一名澳洲公民,我将会一如既往地继续为澳洲社会做出贡献,特别是在教育领域。
 
我对从事慈善无怨无悔,并且将其视为在通过生意获得财富之后回馈社会的责任。作为澳洲公民,我将继续自豪地促进中澳关系积极发展。
 
对我来说,该案子最重要的是还给我一个公道,这正是Wigney法官今天在审判中所做的。
 
我将会把赔偿金全额捐赠给慈善机构,用以支持澳洲退伍军人及其家人。
 
感谢我的律师团队,特别是Mark O’Brien 和 Bruce McClintock SC, 同时也要感谢我的家人,陪我度过这段艰难的日子。
 
Wigney法官在今日的判决指出,费法斯传媒在相关文章中使用的语言不仅时间不精确、用词含糊不清,而且还有耸人听闻和嘲弄的性质。
 
Wigney法官也提到,费法斯传媒和Garnaut编辑声称“周泽荣博士留在中国是为了避免引渡”一说是不合理的。
 
Wigney法官表示:“这一说法的真实理由是为这一报道提供了一个耸人听闻的角度。”
 
“周博士及周女士给与记者的回应是,在文章中的大部分地方都以一种削弱、篡改甚至是荒谬、贬损的方式呈现。”Wigney法官说。
 
“这些因素导致整篇文章呈现出一种轻蔑贬损的基调。”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