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面对盈余财案 我们要求应该更高

2019-04-16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联邦政府在大选前公布了最后一份财政预算案,注定这是一份言过其实的财案。

盈余不盈余

财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声称,这是澳洲12年来首份盈余财案。尽管这次盈余实现的机会较大,但始终要等待至下个财政年度才能见分晓,而本年度录得的仍然是赤字。

因此所谓的盈余,仍未实现。

另一个必须指出的是 ,以澳洲1.32万亿的国内生产总值来计算,71亿元的盈余才占0.0053%。经济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即使国内生产总值有0.5个百分点的波动,这点盈余也会立马消失。

而且,财案选择性地突出71亿盈余,却忽视了一个事实:澳洲国债自2013年起已倍增至逾3,700亿元,平均每名国民负债1.5万元。去年,澳洲光国债利息开支就达到180亿元,财案预测国债要到2030年才全部还清,感觉遥遥无期。
这与前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执政时期清还全部国债的情况下录得盈余,不可同日而语。

记得约二十年前澳洲清还国债的年代,我们财经界人士还联名去信政府,力陈保留债巿的重要性﹐如今想来恍如隔世;而今天这个金融脆弱的时代,破纪录的高负债已令澳洲风险更为加剧。

基建开支的表象

财案宣布基建开支十年注资1,000亿元。除了墨尔本吉隆(Geelong)高速铁路,并拨款研究在墨尔本、悉尼和布里斯班建设高铁的可行性,其中布里斯班至阳光海岸和黄金海岸的高铁,早应该实现。

不过,1000亿元这个庞大的数字背后,分十年摊分,每年100亿元注资基建。老实说,以目前人口增长的速度和基建落后的程度,这笔款项再由联邦政府分派至各州及领地,数字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大。

建一条吉隆高铁已动用20亿元,可行性研究已达4,000万元,其余拨款涉及乡镇和城巿、还有道路、海路、铁路和机场,还包括货运和客运。
因此,财案提出的基建开支,只是及格程度。

减免中低收入人士税务

财案建议向中低收入人士减免个税,基本上是把去年已有的退税额加一倍至1,080元,详情如下:

$90,001至$126,000:退税额由$1,080至零;

$48,000至$90,000:这个税阶人最多,可获$1080全额退税;

$37,001至$47,999:可获$255至$1080退税;

$37,000或以下:最多获$255。

此退税措施于本财年在6月30日结束报税时,便可申请。

这个收入的工薪阶层覆盖面非常广泛,包括警察、教师、护士等等职业,当中很多属于工党与自由党之间的游离支持者。这项措施与财案宣布提早解冻国民保健(Medicare)津贴标准的措施一样,都是选前用来拉拢选民用的,对澳洲长期财政健康和经济发展并无太大的实际意义。

再减移民配额 迫迁乡镇地区

财案宣布移民配额减至16万个在业界预料之中。笔者也曾经分析过,目前移民配额只是内政部的参考指标,即使之前配额为19万个,实际发出的签证数字不过在16万左右,所以新公布不引致任何实际变化。

至于两项临居技术签证,内政部在两星期前已有内部通知。更多技术移民需迁往乡镇地区,是大势所趋,以舒缓人口过度向城巿集中的问题。

经济预测过度乐观

弗莱登伯格预测2019/20年度经济增长2.75%、2020/21年度2.75%、2021/22年度为3%。

我认为在澳洲经济面临重重挑战的前提下,加上中美贸易协议内容悬而未决,此预测还是有点过度乐观。

事实上,商品价格改善和中国恢复进口,令澳洲政府意外地在本年度获得大笔财政收入。尽管两党联盟以谨慎的财务管理著称,但这次恢复盈余在望,其实与政府的财务管理能力的关系不大。

财政管理向来靠实力,澳洲手上有多少资产可兑现、有多少资金可调度、有多少空间可发行国债、还有多少空间去提升生产力以实现工资增长?

从前财长斯旺(Wayne Swan)起,澳洲一直在财案中对经济作过度乐观的预测,虽然说当中有选举的现实,但政界人士应对澳洲经济有更长远的规划,选民应对政府有着比逾千元退税有更高的要求。

我们需要澳洲政府用务实的态度来保障国家拥有繁荣不息的经济前景。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