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富豪攻略:富豪是如何炼成的?

2019-04-23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Kayla

今年1月,2019年福布斯澳洲富豪榜发布,再度引起了世界对澳洲富豪的关注。该榜单根据最新的财务数据,即2019年1月11日的股票价格、汇率和其他来源数据进行估值。 

3月,一份由《澳洲人报》发布的澳洲富豪250人榜单出炉,虽然大体相同,但比福布斯榜内容更加丰富,不仅名次略有变化,不少华裔也现身其中。与往年相比,这些富豪的位次和资产有何变化?他们又是如何起家的呢?

两大富豪榜公布 

今年的福布斯澳洲富豪榜上蝉联第一的依然是澳洲矿业女王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以148亿美元的净资产独占鳌头,也是澳洲唯一一位身价过百亿美元的大富豪。

尽管莱因哈特位列富豪排行榜的榜首,但她的资产也缩水了18亿美元。在过去八年中,她的资产总额在七年里都超过了100亿美元。资产价值缩水的不单单是她本人,另有21位澳洲富豪的财富自去年11月以来有所缩水。

在澳洲富豪榜单前十名中,矿业、软件、房地产及购物中心成为了打造富豪们的主要行业。不仅如此,澳洲十富中有四位成功犹太商人,他们分别是哈里·特里古波夫(Harry Triguboff,第二位)、安东尼·普拉特(Anthony Pratt,第三位)、弗兰克·洛伊(Frank Lowy,第四位)及约翰·甘德尔(John Gandel,第八位)。

此外,澳洲知名的商人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在连续五年缺席之后,重返澳洲50富榜单,排在第20位。

总体而言,22位富豪的财富下降。2017年11月上一份澳洲富豪榜推出以来,澳元兑对美元贬值了8.7%,对富豪财富下降起了一定作用。有23位富豪的财富上涨,其中上涨金额和上涨幅度最大的都是Atlassian创始人麦克·坎农-布鲁克斯(Mike Cannon-Brookes)和斯科特·法夸尔(Scott Farquhar)。二人的财富各增长了30亿美元,增幅88.2%。

WiseTech Global创始人理查德·怀特(Richard White)也是一位澳洲科技界富豪。他的财富增长了9.5亿美元,达到22亿美元,增幅76%,榜单排名也前进了16位,达到第17位。

包括3位科技富豪在内,本榜单共35人是身家达到10亿美元的亿万富豪,数量比上一期榜单少1人。本榜单有7名女性上榜,与2017年11月榜单持平。

除了《福布斯》杂志,澳洲人报也在今年3月发布了一张富豪榜——《澳洲最富有的250人榜单(The List — Australia’s Richest 250)》。据称,这份榜单是澳洲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财富调研结果,详细介绍了当地250名富豪的成功故事和商业策略,可以说是一份“富豪攻略”。

在这张榜单的250名富豪中,其平均财富达到12.7亿澳元。亿万富豪达到史无前例的96人,共有27名女性富豪入榜,平均年龄为65岁。

但与福布斯榜单位次略有不同,原本排在福布斯第三位的安东尼·普拉特以131.4亿澳元的个人财富登上澳洲人报250富豪榜榜首,而其是全球最大的纸箱制造和回收公司Visy的老板。

值得一提的是,两张榜单分别都有华裔富豪上榜。《福布斯》杂志的澳洲50名富豪排行榜中有一名马来西亚出生的华裔,而《澳洲人报》的250名富豪中则有多达15名澳洲华裔上榜。

据报道,华裔David Teoh1986年移民澳洲,现年63岁,是澳洲通信公司TPG的首席执行官。大卫·张与台湾出生的妻子Vicky Teoh总共拥有TPG电信公司34.37%的股权。

这位白手起家的华裔生意人排在澳洲50富榜单的第25位,十分低调的他常避免被媒体拍到。截至2019年1月16日,张先生的净资产价值16亿美元。他还曾登上2018年福布斯世界亿万富翁榜单,排名第1477位。

与中国颇有渊源的还有福布斯排名第二的哈里·特里古波夫——房地产公司美利通(Meriton)的总裁。虽然他的父母都是俄罗斯人,但是他本人却出生在大连,而他的童年有一大部分时间都在天津的俄罗斯裔社区度过。

此外,还有世茂房地产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许荣茂(Hui Wing Mau)位列澳洲人报250名富豪的第七位。据悉,他1990年代初在南澳大学学习工商管理硕士,其澳大利亚资产包括悉尼CBD的写字楼,新州肉食加工企业Bindaree Beef Group的大部分股份,以及另外的畜牧资产等。

但他长居海外,大部分资产来自香港上市公司世茂地产,在中国各地拥有住宅、商业和酒店项目。

富豪是如何炼成的?

这些富豪,是如何一步步累积财富的呢?来看其中几个代表性人物。

首先是女首富的经历。莱因哈特的父亲兰·汉考克(Lang Hancock)创建了Hancock Prospecting 公司,这是一家私人矿产勘探和开采公司。1992年父亲去世后,莱因哈特(Rinehart)继承了该公司76.6%的股份,并成为执行董事长,当时她的总财富估计有7500万澳元。

接下来的十多年,就是富人越来越富的故事。公司在她的监督下迅速扩张,公司迅速发展壮大,借着2000年左右铁矿石价格的暴涨,莱因哈特的财富也随之翻倍,2006年她正式名列亿万富豪 。2010年之后,莱因哈特开始积极寻求将自己的商业版图扩张到矿业之外的地方。

根据《福布斯》和《澳洲金融评论报》的富豪榜,莱因哈特是2011至今澳洲最富有的人。2012年她还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2015年被《福布斯》评为全球37位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之一。

再看特里古波夫。

1933年3月3日,特里古波夫出生在了中国的大,其父亲是俄罗斯的犹太人。他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天津的一个俄罗斯社区度过。原来,1930年代纳粹主义的急速扩张,导致欧洲的犹太人不得不迁到他处避难。因此,特里古波夫一家也是由于政治避难来到了中国,一躲就是15年。

来到天津的特里古波夫父亲在天津开办了一家工厂。在父亲的工厂里,特里古波夫曾花很多时间和工人一起生活一起工作,深刻了解怎样过一个普通中国人的生活和喜好。

1948年,15岁的特里古波夫第一次来到澳洲,入读悉尼东区的私立名校Scots学院,毕业后在英国利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Leeds)继续深造。由于家族经营的是纺织生意,所以在大学他主修纺织工程,毕业后在以色列和南非的纺织企业里工作过。

1960年,他来到澳洲,并于次年加入了澳洲国籍。此后,他并没有选择继续从事家族纺织生意,而是开始独立寻求自己的梦想。这期间他开过出租车公司,当过大学讲师,做过牛奶生意,直到最终选定了地产事业。

但在当时,澳洲本地人大多拥有自己的独立房屋,对住房需求不高,而专于公寓开发的特里古波夫却认为,二战之后,海外移民不断涌入,新增的人口推动了住房市场的刚性需求,澳洲房产市场前景巨大。在这样的时代环境下,特里古波夫创建了Meriton品牌。

上世纪70年代,他几乎破产,发誓再也不会依赖银行。如今成为能够给购房者业主贷款的寥寥无几的开发商之一。不仅如此,他还率先将公寓卖给华人——这一商业策略将被证明是天才的一步。

此后,特里古波夫以高密度的高层建筑楼而赫赫有名。他也因此成为了澳洲首位看好公寓楼开发项目的建筑商,人称“高层楼哈里”(High Rise Harry)。

除了特里古波夫这位与中国缘分匪浅的企业家,还有不少华裔富豪崭露头角。

比如这位低调的马来西亚华人企业家David Teoh,他是通信巨头TPG的首席执行官,以16.2亿的净资产名列第25,为华人企业家守住了宝贵的一席。

长居中国内地的许荣茂出生于一个贫困的福建家庭,上世纪70年代末移居香港,并在一个纺织工厂上班。后因一个偶然的机会当上证券经纪人,并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大约几千万港币”。

1988年前后,他决定做实业,在香港投资建纺织厂,后来把超过五家厂建到国内,做纺织和成衣,主要产品销往美国。

2000年8月许荣茂成功借壳以恒源祥品牌广为人知的上海万象集团,将其更名为世茂股份,这位“隐形富豪”就此进入公众视野。

2006年,许荣茂旗下企业世茂房地产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之后几年,世贸集团经过世贸国际私有化和世贸房地产对世贸股份的资产注入,最终形成以世贸股份主攻商业地产、世茂房地产主攻住宅地产的“两驾马车”格局。”

上世纪90年代,许荣茂和家人一同移居澳洲达尔文,并开始投资澳洲楼市。他通过远程教育在阿德莱德大学(Adelaide University)完成了一个MBA课程。

关于许荣茂何时取得澳洲公民身份一事尚未清晰,但他随后返回中国投资上海和北京楼市,并自此建立了大本营。

减移民不减富豪

比较两个富豪榜,虽然个体财富略有缩水,但喜欢移居澳洲的世界富豪越来越多了。

一些超级大富豪认为,澳洲更像一个有着太多条条框框的“保姆国”。持续高涨的“反移民”论调似乎并不太适合这群富人。 

根据财富研究机构新世界财富(New World Wealth)最新公布的《2018年全球财富移民回顾(2018 Global Wealth Migration Review)》报告显示,世界财富迁移趋势已经愈发的剧烈。

根据报告,2018年全球新增7,091位超高净值人士,几乎每小时增加一位,总人数已增至198,342人。事实上,亚洲正在成为亿万富豪的聚集中心,五年内亚洲亿万富豪的数量激增117%达到787人。预计到2023年,亚洲亿万富翁的人群将达到2,696人,占世界比例的三分之一以上。

而目前大洋洲区(包括澳洲、新西兰与邻近岛国)的超高净值人士为4,400人,其中包括在澳洲的3,062人,而且澳洲的超高净值人士规模将在未来5年内增长22%。

澳洲目前是全球第四大热门移民国家,根据莱坊(Knight Frank)的调研表明,对于亚洲及大洋洲其他国家的超高净值人士来说,澳洲被认为是首选移居地。

澳洲之所以成为富人的理想国。原因有很多,比如安全、政治稳定、没有任何遗产税。此外,地理位置靠近亚洲,使得澳洲和中国、日本成为良好的贸易伙伴国。

报告还指出,澳洲被列为对女性来说最安全国家 。历史统计证明,一个国家的财富增长和这一因素有92%的相关性。

虽然移民政策有所收紧,但对于富豪来说,这些从来不是问题,反移民的舆论也从来不会针对这些富豪们。因为他们不会从事低薪工作,也不太可能要求福利和补贴,其后代不会挤占公立学校的资源,因为私立学校才是所有富裕家庭的首选。唯一可能的负面影响就是富人助推了房价上涨。但是,为了遏制房价上涨,澳洲已经明令禁止海外投资者购买二手房。

此外,富豪移民青睐澳洲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税率,因为澳洲接纳亚裔高净值移民远比东南亚如新加坡等低税率国家更多。

举例来说,以15%税率著称的新加坡,去年只吸引了1,500名高净值移民人群,而在澳洲这一数字可能已经超过了十万人,而澳洲去年的相对税率其实高达45%。

New World Wealth组织对高净值移民的调查显示,亚裔高净值人群青睐澳洲时因为教育机会、良好的气候以及确保女性安全和社会自由的政治条件。

“澳洲和新西兰的高速增长特别显著,而且这是在它们都已经是一个发展完善的市场的条件之下——(澳洲和新西兰)都跻身全球前十人均财富排行榜上。”

而与此相比,许多“高财富市场国家”都没有达到澳洲和新西兰一样引人瞩目的经济市场指向。

另外,澳媒还隐晦的提到了亚裔高净值移民钟爱澳洲的另一大原因:在澳洲通过投资移民项目取得PR并入籍,是不需要有相关英语要求和学历要求的。

澳媒称,如“重大投资移民(significant investor stream, 188C)”要求投资者必须投入500万澳元作为担保,每年只需要在澳洲住满40天,不需要考英语、不需要学历限制、不限制年龄、不需要相关工作和商业背景,就可以全家移民来澳洲。

截止到2018年3月,这一签证已经为澳洲带来2000多名高净值富豪移民,并为澳洲带来了$100亿澳元的经济投资,尽管这一签证在2015年后人数锐减。

因此,我们也在富豪榜上看到,不少富豪虽然已经加入了澳籍,但他们长居海外母国,海外资产也占其资产总额的大部分。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