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如何摆脱财务重压?破产非唯一出路

2018-12-06 来源/财富一周 編輯/charlene.chen

文:昱希子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如果从负债程度方面来评比的话,澳洲家庭负债可当全球冠军。澳洲比任何一个讲英语的国家都负债更多,而且遥遥领先。澳洲的家庭债务与收入的比例已接近200%,是全球最高。在澳洲,一些人因财政陷入严重问题而面临破产,不过,申请破产是否唯一“出路”呢?

尽管今年房价急剧下降,但澳洲人的可负担程度依然很低,而多年未涨的工资和生活成本的增加,让澳人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

无力还债人数增加

“发薪日放贷者”(Payday Lender)的出现证明了越来越多的澳洲人在每周或每月所面临的财务压力。“发薪日放贷者” 是一种提供高利息短期贷款,帮助借款人在下次发薪之前支付家庭开支的机构,通常为1,000元以下的小额贷款,不过利息偏高。   

另外,由政府资助的金融咨询服务机构“国家债务热线”(National Debt)今年通过其呼叫中心接收的案例比往年都高,寻求帮助最多的是那些无法支付抵押贷款或租金的老年人。来自救世军(The Salvation Army)的数据显示,今年他们通过其金融热线MoneyCare接待的人数也比往年增多。

澳洲证券及投资委员会(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Commission) 7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六分之一的澳人正在努力偿还累积450亿元的信用卡债务。

寻求理财师帮助

詹妮弗(Jennifer)是悉尼的一位公关经理,三年来她的信用卡债务累计了近1.2万元。最初,她每个月只用信用卡支付一些额外的费用,比如和闺蜜共进晚餐或者买一件不贵的新衣服,而且在每次拿到薪水的时候她也尽力还清欠款。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在偿还欠款方面变得不那么积极了,而且对欠款余额的增加也不那么在乎了。

詹妮弗买了更多衣服,外出吃饭的次数也增加了。她还买了服务周全的汽车服务,并更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在外出度假时,她也信用卡支付各种消费。为了应付这些开支,她已经有了两张信用卡,每一张都有将近5,000元的欠款,另外还有2,000元的贷款。

当詹妮弗意识到这一点时,她已经无力支付这些欠款了。幸运的是,詹妮弗为此事感到“羞愧难当”,并通过理财规划师寻求帮助。理财师不仅帮助詹妮弗理清了各种支付计划,并让她对未来的生活更加有信心。

詹妮弗说:“理财师让我意识到我的处境其实很正常,她也许在安慰我,但这让我感觉好多了。”

全力以赴减轻债务

与詹妮弗比起来,格鲁比萨(Dominique Grubisa)对负债的痛苦,理解似乎更加深刻。格鲁比萨曾是一名颇受欢迎的律师,在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波及澳洲时,格鲁比萨和丈夫凯文(Kevin)发现他们的房地产生意崩溃了,并欠下了数百万元。

当时他们持有15处房产,却无力按原计划建造或开发。 而当贷款人开始收回贷款时,他们又无法以足够快的速度出售这些房产。格鲁比萨说:“就像一列失控的火车,所有债务完全瓦解,我们失去了一切。陷入如此巨大的债务,我们就像陷入了经济萧条的黑洞,无力又无奈。”

最终,格鲁比萨收起自尊,擦干眼泪,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集中在如何摆脱债务的道路上。她说:“我变得非常专注,我回归到零点,重新建立自己的财务,” 颇有才气的Grubisa将这段经历写成一本书《管理债务:扭转你的财务状况》,希望给那些不擅于规划财务的人,一些警示和建议。

格鲁比萨指出,一个人一旦负债,很容易认为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走极端,要么逃跑。她表示,无论债务会带来怎样的痛苦,都要履行合同,偿还债务。如果无法偿还,法律将视为资不抵债,从而导致破产。

破产以外的三条出路

除了破产,实际上,还有许多其他切实可行的选择,可以有效地减少债务,并启动财务复苏。

格鲁比萨说,很多欠债的人不知道自己的权利,也不知道法律的内部运作,所以他们最终可能会感到压力,并失去所有的权利。 

如果不得已到了无法偿还债务的地步,格鲁比萨建议三件事:第一,重组、重新融资并简化债务;第二,与贷款机构联系,缓解困境以获得一些喘息空间;第三,通过与债权人谈判达成一个可行的方案。

格鲁比萨说,如果你正在财务困境中挣扎,那么是时候停止给自己“挖洞”并开始寻找出路了。“重新开始比苦苦承受债务压力容易得多。”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