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克服过度自尊 制定可行计划

2018-09-03 来源/澳洲新快报 編輯/澳洲新快报

文:昱希子

卢克(Luke Hally)经常是唯一一个留在办公室里吃午饭的人。在午餐时间,他的同事们会在门口聚集,然后一起走向附近的一个餐厅吃午餐,只有卢克独自留在办公室,吃前一天剩下了的晚餐。

节约的人易被排挤

卢克是一名自由职业者,作为前端开发工程师受雇于公司。在忙碌的工作日中,同事曾邀请他一起出去吃饭,但他总是礼貌回绝。渐渐地,同事们认为他有点不合群,但每次,卢克只是无奈地耸耸肩膀。

实际上,卢克有一个储蓄目标,并且有决心达到这个目标。他说:“ 我不想在一个第二天我都不记得吃了什么的午餐上花钱,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浪费。”

卢克认为,每天花20 澳元在餐厅买一顿午餐,相当于一年要花5,000 澳元。这笔钱足够去欧洲旅游一趟了。他说:“ 我每三年去一趟欧洲。实际上,我正计划在圣诞期间出去旅游。”

为了自己的目标,卢克每天准备晚餐的时候,会加上第二天午餐的份量,这样第二天工作的时候可以带午饭,这给卢克省了不少钱。

有人认为不和同事们一起外出吃饭,会被他们排挤,也有人认为节约是一种“ 屈辱” 。无论怎样的看法,都不能改变卢克储蓄的计划。卢克通过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来克服这种敏感“ 自尊心” 。卢克选择不和同事们在同一时间吃饭,来避免这种尴尬局面,他认为和同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挺好的。

实际上,卢克并不是个例。澳洲有不少人坚持自己的储蓄计划,并因此而成为同事、朋友甚至家人眼中不可理喻的人。当人们进入储蓄模式的时候,是不愿意也不能参与花钱的社交活动,所以,很多人会感到自己被排挤在朋友圈之外。

这种排挤常常从小事情开始。当他们告诉朋友们,不能参加去酒吧的活动,他们可能会遭遇朋友的白眼。下一步是,他们将被嘲笑成吝啬鬼,而被朋友们排挤在社交圈之外。接着,他们的衣着,或者吃剩餐的行为都可能成为被打趣的对象。真相是,这种事情让人很伤心。

“吝啬鬼”的储蓄计划

21 岁的克莱顿(Hannah Clayton)承认自己经常被朋友和同事称为“ 吝啬鬼” 。她吝啬的态度始于她的第一份工作。她的第一份工作是洗碗工,薪水非常低。

她说:“ 我站在那里不停地洗碗,然后计算我需要工作多长时间,才能负担我的化妆品或者新衣服,我需要支付所有的花费。”克莱顿目前是一名公关代表,她经常和朋友建议一些更加便宜的社交选择,比如,在自助餐厅里举行的聚会和奢华餐厅里的聚会,可以起到同样的社交目的。

她说:“ 我不认为需要花很多钱才能玩得开心,但我的朋友们常常反对我,并说我不要这么小气。他们更喜欢穿漂亮的晚礼服,到奢华的地方去社交聚会。但这不是我喜欢的事情。”

她接着说:“ 朋友们也知道,不要喊我一起出门购物,因为,当我看到设计师品牌的服装价格后,我很畏缩。” 克莱顿认为,不需要买设计师的服装来让自己看起来更漂亮。”

和其他人一样,由于克莱顿不愿意花钱,她有时候也会被排挤在社交聚会之外,但她并不在乎。事实上,克莱顿决定接受并拥抱自己的“ 吝啬” 行为,并在社交网站Instagram 上分享自己的经验,帮助更多人来接受自己的吝啬行为。

当克莱顿的吝啬行为不被理解的时候,她会告诉朋友们自己有储蓄目标,但她也承认,她的解释并不是总被接受。

前段时间,克莱顿被ATM 收取了2 澳元的交易费用,她忍不住对同事抱怨了整个下午。她说:“ 我不能忍受像这样地浪费金钱,它确实让我难以忍受,但我知道,我的金钱态度已经让同事们很为难。”

有些时候,克莱顿会选择旅游来充实自己,但是她会选择较为经济的旅游城市,比如去越南。目前,克莱顿正在为越南之旅储钱。选择去越南旅游是因为越南是一个很经济的旅游目的地。她说:“ 你只用花50 澳元就能获得一个很豪华的房间,我都等不急了。”

克莱顿也希望有一天通过储蓄能拥有自己的房产。

羞耻文化不新鲜

羞辱不是什么新鲜的社会行为,像肥胖羞辱(Fat Shaming)一样,让人很伤心。一般人以为羞辱肥胖的人可能刺激他们减肥,其实不然。有研究显示,“ 肥胖羞辱” 的行为不但无法鼓励肥胖的人减肥,反而会让他们越来越胖。

羞辱是有力量的,人们本质上是社交动物,他们很在乎自己是否被包括在圈子内。无论你因为独自吃剩餐感到不好意思,还是没有参加周五晚上的喝一杯活动或者周末的聚会,人们永远趾高气扬地用抛弃的威胁将别人拉到聚会的场所。

你也许选择不去理会这些小玩笑或者小讽刺,但是悉尼心理治疗师奥尔巴赫(Dan Auerbach)鼓励人们为自己的行为站起来,让那些羞辱节约的人知道,对别人如何处理财务情况做出负面评论是不必要的。

奥尔巴赫指出,那些将关注点放在其他人身上的人,常常用负面的方式来羞辱他人的人,可能自己本身有许多问题,比如来自对金钱的焦虑等。”

奥尔巴赫举例说,羞辱你的人也许对你的储蓄能力感到很不自在,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很难做到不消费。但是,奥尔巴赫建议,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你可以将你的朋友或者同事拉到一边,让他们知道他们的行为是不可以接受的,因此要确保你为自己说话。

悉尼的理财教练基耶尔基亚(SylviaChierchia)同意以上观点,并强调,那些羞辱别人的人经常会反衬出他们自己在财务忧虑。基耶尔基亚说,也许可以通过告诉他们你的存钱目标,来转移他们的负面评价,但你真的不必要来解释自己。

当谈到金钱的时候,人们可能会带出许多情绪上的负担,基耶尔基亚认为,只要关注自己的最终目标,自己需要做什么才能完成目标,就可以了。很多做负面评价的人,是因为他们受限于自己的价值观。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