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联盟党胜出 澳元赢或输?

2019-05-30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澳洲联邦大选结果爆冷门,联盟党在民调中落后的情况下胜出,意味着重要的经济政策料不会有重大变化,加上市场憧憬澳洲储备银行有条件再减息,这股气氛刺激澳洲股市攀上11年来最高的水平。

同人不同命,澳元未能跟随澳股大涨,短暂反弹后又再回落至0.68美元水平。面对中美贸易战战火重燃,以及澳元对美元的息差难望在短期内收窄,澳元是否真的“跌完了”?

澳洲联邦大选尘埃落定,工党“意外落败”,联盟党得以继续执政,这个结果对澳元走势有何影响?

联盟党胜出  澳元赢或输?

对于这样的战果,KVB昆仑国际的澳洲首席策略师苏志恒表示,今次的大选结果的确有点出乎意料之外,联盟党在被看淡的情况下,最后反而大胜一场,而这个消息刺激澳元兑美元从大选日前夕的0.6863低位反弹,在大选后首个交易日(上周一)反弹至0.69水平之上,因为联盟党得以连任,意味着澳洲的整体重大经济政策应该不会出现剧变,反而外围形势所产生的潜在影响更值得关注。

澳元兑美元于4月17日轻叩0.72关卡,曾高见0.7205,可是汇率未能企稳在0.72水平之余,更引发澳元沽盘入市,导致澳元兑美元掉头向下;而中美贸易战战火重燃,以及市场揣测澳储行有减息的压力,加剧了澳元兑美元在过去一个多月里所面对的沽压。

中美贸易战  汇市添变量

就在联邦大选投票日的前一日,澳元兑美元一度滑落至0.6863,创下汇率于1月3日“闪崩”当日以来最低的水平。撇开“闪崩”这一日,澳元兑美元其实已创下2016年1月中以来最低的水位。随着联盟党在大选中获胜,澳元兑美元于上周一曾反弹至0.6934,较前周五录得的低位高出大约1%。不过,澳元兑美元尚未能倚靠大选结果而企稳在0.69之上,到上周二更曾回吐0.6866,即汇率打回原形,回落至大选前所见的低点。

提到外围的基本因素,苏志恒指出,面对中美贸易战看来无望在短期内平息,这的确令到澳元的前景变得不是那么乐观;不过,随着铁矿石价格近期回升,这或有助纾缓澳元兑美元的下跌速度。他并称,尽管澳元兑美元跌穿0.70此心理关卡,却尚未见出现恐慌性的抛售澳元,市场人士仍在评估中美贸易战在未来半年里可能产生的冲击。

即使苏志恒相信澳元兑美元的跌势不至于失控,但始终认为汇率会在未来一段日子继续寻底,至于汇率将会进一步回吐至哪个水平,一定程度上视乎美国会否加大力度打压从中国进口的货品,到头来殃及澳洲。不过,苏志恒相信,中美贸易战的始作俑者美国总统特朗普只是在玩政治游戏,最后可能又会放软态度,再安排中美双方就贸易争拗再次举行谈判。

洛韦出口术  央行拟减息  

另一个影响到澳元前景的基本因素,就是澳洲利率有可能再创历史新低。澳储行在5月初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按兵不动,将官方基准利率维持在1.5厘,但苏志恒认为,接近6月初议息的日子,预料市场人士将会把焦点重新投射到澳储行身上。

面对市场正炒作澳储行将会减息,并最快会在月初出手,在这样的气氛下,苏志恒相信这难免会使到澳元兑美元受到打击,不排除汇率甚至有可能下调到0.6680至0.6700。

澳储行行长洛韦(Philip Lowe)上周二在布里斯班的澳洲经济会社(Economic Society of Australia)发表滨说时,便暗示澳储行有可能在下月初的货币政策会议中考虑减息。他表示,澳洲可以“做得更好”,不止是把失业率推低至大约5%,当中有几个方法可以去做,其中一个方法正是调低利率。

洛韦指出,减息将有助支持就业增长,以及缩短通胀率回到目标范围的时间,考虑到这些评估,澳储行将会在下次的货币政策会议上考虑减息的事宜。

澳储行上一次减息要追溯至2016年8月,而自从洛韦接替史蒂文斯(Glenn Stevens)成为新一任澳储行掌舵人以来,该央行未尝调整利率水平。澳储行于5月初议息之前,市场估计该央行有五成机会在本月减息5厘,虽然澳储行当日未有行动,但市场对于央行在6月初减息的“期望”更大,他们推测澳储行下月初将会有七成机会出手。

澳经济前景  非如此悲观

不过,苏志恒表示,对于澳储行会否在下月初真正落实减息仍有保留,原因是基准利率现已处于1.5厘的历来最低水平,就算再减息,效力也会打折扣;与其因应市场气氛转差而出手,澳储行或会选择保留“筹码”,等到真正有需要的时候才再次调低利率。

所以,不管澳储行下月初减息与否,会议后所发表的声明将十分值得关注,这将会为未来的息向以至澳元未来的走向提供重要的启示。

苏志恒认为,澳元兑美元进一步下调之后,将有可能止跌回稳,其中一个支持此想法的原因,就是澳洲股市近期向好,凸显出市场对澳洲的经济前景并非那么悲观,澳元资产亦未有被离弃,这可望为澳元汇率带来缓冲。

澳股气势劲  创11年新高

尽管中美贸易战阴霾未散,但随着澳洲大选结果出炉,联盟党得以连任,加上市场憧憬澳储行将会减息,澳洲股市ASX 200指数上周一狂升110点,相当于全日升了1.7%,攀上6,476点,这不但创下2007年12月14日以来最高的收市水平,更刷新了今年2月5日至今最大的单日升幅。

展望澳元兑美元去向,苏志恒预料澳元兑美元或需要大约3个月时间去筑底,所以,就算澳元兑美元期间反弹,高位将会初步受制于0.7000,即使进一步向上突破,也不易闯过0.7180至0.7230此阻力区。

坏消息消化  澳汇有力上

澳洲联邦银行的首席外汇策略师格斯(Richard Grace)则指出,澳储行行长洛韦发言后,澳元没有马上跌穿近期的低位,反映出澳储行减息、负扣税(Negative Gearing)与资本增值税(Capital Gains Tax)优惠政策不变,以及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撤销按7厘利率去审核房贷人士的还款能力,这些因素都获市场普遍认同为有利澳洲经济,所以,即使澳储行在月5日减息,此举对澳元的影响料有限。

另外,澳洲国民银行的外汇策略部主管艾特利尔(Ray Attrill)推测,假如中美贸易战的战况一旦冷却下来,澳洲经济可望在今年第3季转强,并带动澳元兑美元冲向0.72,甚至有机会在今年底挑战0.75水平。

日元金价能否再涨?

提到中美贸易战未平息,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局扬言会暂缓减息,惹起市场揣测环球经济前路显得崎岖不平,澳元首当其冲的同时,日圆和黄金却因为发挥避险作用而受到追捧。

美元兑日元于4月24日升至112.39摸顶,创下去年12月20日以来最高的水平;但汇率之后辗转回落,更于本月13日下滑至109.02,从4月24日的高峰累计回吐3%。金价则由5月2日的每盎司1,266.20美元的今年来低位,一度回升至本月14日的1,303.25美元,三周里累积上升2.9%。

趁低吸纳 VS 找避风港

苏志恒认为,市场上其实尚未有引发恐慌性的避险情绪,就以传统“避风港”黄金为例,金价在这一波升浪中始终无法稳守在1,300美元之上,而在本周二更一度回吐至1,269.45美元,避险气氛似乎未算很浓,这一点从伊拉克紧张局势升级亦未能造就金价狂升便可见一斑。上周三亚洲市早段,金价报1,273.60美元。

另一边厢,美元兑日元守住109水平之后,上周二亦告反弹至110.67,短短6个交易日的回升幅度达1.5%。上周三亚洲早市,美元兑日元报110.55。

苏志恒表示,观察所得,市场人士看来倾向于寻找机会趁低吸纳资产,多于把资金大举转移到避险工具。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