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投向哪一方: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2019-05-13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Kayla

文:黄宝勋

澳洲将于本周末(5月18日)举行大选,究竟是联盟党能够在惊涛骇浪中得以连任,还是会“改朝换代”,由工党重新掌权?大家每投下的一票,都足以左右大局。 

面对前景未明朗,加上涉及经济和金融的政策可能有变,从投资的角度而论,投资者的一“票”又应该投向哪些金融产品?

根据最新的Guardian Essential民意调查,在1,079位受访者中,如果要他们二选一,52%人表态支持工党,48%表示会投票给联盟党,换言之工党的支持率领先联盟党4个百分点。在上周的民调中,工党的支持率为51%,而联盟党的支持率是49%,差距仅为两个百分点。

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虽然现阶段仍难断定鹿死谁手,正如特朗普也可以在民调失利的情况下登上美国总统宝座,成为近年最大的“ 一只黑天鹅” ,然而,在工党赢面较高的情况下,投资者们应该做好两手准备,以免在大选结果出炉时进退失据。 

假设工党真的在大选中胜出,投资者最关注的当然是政策上的转变,特别是涉及经济和金融的政策,因为工党一直议“整顿”投资物业的负扣税(Negative Gearing)、股票红利税务抵免(Franking Credits),以及资产增值税(Capital Gains Tax,简称CGT)折扣优惠等等。 

外界普遍预期,若工党上台,将会由2020年1月1日起,只允许购买新楼的投资者享受到负扣税的优惠政策,此政策恐会令到早已转冷的房市进一步受压,届时房地产股亦可能会难逃一跌。

负扣税生变 地产股遭殃?

有证券业人士认为,在负扣税政策生变下,营运跨国房地产广告网站的REA集团(股票代码 REA),以及经营建材生意的CSR Limited(CSR),这两间公司的股票都可能遭拖累。截至上周三尾市,REA股价报80.43元,较去年12月底的73.98元累计上涨8.7%;至于CSR股价同期由2.81元升至3.36元,更累积大升了19.6%。 

基于工党的负扣税新政策料没有追溯期,即新政策实施前成交的物业不会受影响,所以一些房地产界人士估计,如果工党获胜,往后的几个月或会出现一波二手楼“采购潮” 。所谓的负扣税,是指租金收入不足以抵销按揭利息和租务相关开支的“亏损” ,可以用来申请扣税。

工党另一项涉及房市的新政策,将会是CGT折扣优惠减半。

增值税优惠 恐会打折扣

投资者买楼收租兼博升值,卖楼时的价格若高于买入价,赚钱部分需要缴纳CGT,在现时的政策下,如果投资者持有名下的投资物业达12月或以上,CGT可获50%减免;然而,工党提出把有关折扣减至25%。 

股票经纪行EL&C Baillieu的投资总监伍德(Malcolm Wood)估计,假如工党一旦实施有关负扣税和CGT折扣优惠的新政策,租金回报率将需要提高一个百分点,而房价将需要下调大约20%,这样才能弥补物业投资者的部分损失。

五大理由 忧政治风险

伍德指出,工党一旦获胜,五大理由促使投资者重新评估澳洲的政治风险,当中包括:

(一)如果工党领袖薛顿成为新一任总理,他将会是澳洲少于10年来的第7位领袖,凸显澳洲政局不稳定的现象。须知道,在再对上35年里,澳洲只有5位总理。 

(二)即使工党能够掌控下议院,也未必能掌控参议院,或甚至出现悬峙议会(Hung Parliment)的局面。所谓的悬峙议会,是指在议会制国家中,没有一个政党在议会内取得绝对多数的情况;一旦出现悬峙国会,一般会通过筹组联合政府、少数派政府或解散国会来解决。 

(三)工党的政策偏向于不利投资者,而该党从投资者、信托和高收入人士手中多拿到的税款,预计会在未来10年累计达到2,800亿元,从经济的角度而论,这可能会冲消对中低收入人士减税所带来的正面影响。 

(四)薛顿政府或者更倾向于干预电信业和能源业,并可能加强对银行业的监管。与此同时,企业未来获得降低利得税的希望或打折扣。 

(五)自从环球金融海啸以来,澳洲已经连续11年录得财政赤字,而在工党的管治下,财赤问题恐会延续下去,这可能会影响到澳洲的AAA信贷评级。

银行股命运将如何?

工党若在大选胜出,预计亦会提出取消股息收入已缴税金(Franking Credits)的现金退税(Cash Refunds),此举可能会殃及一些高息股,例如是联邦银行(CBA)和澳洲国民银行(NAB)等大型银行股。 

今年以来截至本周三尾市为止,联邦银行股价从去年底的73.98元升至最新的80.43元,累计上升8.7%;至于澳洲国民银行股价则由24.07元升到25.83元,累积升了7.3%。 

此外,由于工党倾向于向中低收入人士减税,而不是高收入的一群,部分分析师关注工党一旦上台,高收入人士的税务负担或不减反增,若如是,主营非必需品或奢侈品的零售商的生意或会受影响,到头来殃及它们的股价。

澳股早前创11年新高

不过,证券行瑞信认为大家不必太过担心,即使工党上台,所带来的部分潜在风险应已被金融市场消化,即使银行业、地产业、建造业和零售业会短期受打击,但未至于构成长远打击,因为工党倾向于大洒金钱落实基础建设;再者,如今房市和零售市道欠佳,澳洲储备银行料有减息空间,这将会纾缓股市和房价可能承受的压力。 

当年特朗普意外胜出美国总统选举,不少人认为这是不利投资市场的消息,结果美股在特朗普上任后节节上升,屡创新高。所以,有分析师表示,就算工党上台,也不会绝顶坏透的消息。 

上月11日,现任总理莫瑞信宣布在5月18日举行大选,澳股ASX 200指数当日温和下跌0.4%至6,198点,但之后止跌回升,更于上月26日回升至6,385点,创下11年来最高收市水平。近日ASX 200指数回落,一定程度上是受到外围消息影响,包括中美贸易谈判出现变数。

Telstra有望成为赢家?

另外,JP摩根指出,假如工党在大选中获胜,这将有利电信业,若工党政府把全国宽带网络(NBN)减值, 其中一个赢家正是Telstra (TLS)。 

由2019-2020年到2022-2023年的3个财政年度,NBN毛利每5%的改善,Telstra每年度的预估每股盈利将会提升0.9至1.3分,至于每股派息可望额外增加0.8至1.2分。今年来截至周三末段为止,Telstra股价从2.85元升至3.29元,累积上涨15.4%。 

当然,现阶段尚难百分百认定工党一定会在5月18日的大选中胜出,假如联盟党的支持率突然从后赶过,原本被视为会处于下风的股票,或许会由潜在输家变成为赢家。 

大家投票时,或多或少会考虑不同政党的经济和金融政策,但投票前亦宜考虑其他因素,例如是福利政策、移民政策等等。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