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天然气价格飙涨 制造业生意难做

2019-03-08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文:昱希子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高昂的气价正将澳洲东海岸的制造商们推向破产边缘。澳洲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 下简称)主席西姆斯(Rod Sims)本周二表示,澳洲的天然气行业以“某种轻视”的态度对待国内市场,并警告称,除非天然气批发价格走低,否则更多制造商面临破产。

根据本周二在悉尼举行的澳洲天然气行业展望(Australian Domestic gas Outlook)会议上的报道,目前的天然气批发价格已经是历史价格的两到三倍,对企业构成了“紧迫的威胁”。

恐迫使更多企业关闭

悉尼聚苯乙烯咖啡杯生产商RemaPak的能源成本在三年内飙升400%,不得不于今年1月进入破产管理程序。而化学制品生产商Coogee Chemicals早在2016年因同样的原因关闭了其位于拉弗顿(Laverton)的工厂。

除了上述两家制造商,还有许多其它他制造商也将被迫作出类似的“抉择”。在此次会议的间隙,澳洲爆破器材制造商澳瑞凯(Orica)的首席执行官卡尔德隆(Alberto Calderon)向媒体表示,一家天然气供应商违反了两周前刚刚签订的一项协议,不得不重新谈判。

他说,这是有史以来最艰难的谈判。目前,澳瑞凯正努力寻找足够便宜的天然气,以避免位于纽卡斯尔(Newcastle)的合成氨厂关闭。

随着国内天然气供应减少,天然气的价格在过去三年逐渐上升,最高点甚至比历史水平高出四倍之多。 

为确保给国内消费者足够的供应,2017年,联邦政府曾出手干预,威胁要限制天然气供应商的出口额度,迫使他们将天然气输送给澳洲本地用户。

然而,如今天然气价格再次上涨,西姆斯表示,若天然气批发价格始终不能下调,部分制造商或步RemaPak和Coogee后尘,这只是时间问题。一旦大型制造商选择搬迁或关闭工厂,他们重回旧址或重开工厂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开采成本高  涨价导火线

澳州石油生产与勘探协会顾问费格逊。

针对不断上涨的天然气价格,东部各州的天然气生产商则表示,一些天然气买家的做法并不公平,他们希望以补贴价格购买天然气。但是,目前天然气是一种全球大宗商品,开采成本远远高于过去。据介绍,昆士兰煤层气井的开采每年需要数十亿元的投资。

天然气生产商说,如果没有相关部门提供的市场规模来证明投资的合理性,国内用户将无法获得大部分天然气。

澳州石油生产与勘探协会顾问、前联邦资源部长费格逊(Martin Ferguson)称,天然气价格的上涨不是企业追逐出口或不良行为的结果,而是由于煤层气井开发成本上升,以及州政府禁止开发新项目导致供应减少。目前,维州和新州禁止新的陆上天然气开发和水力压裂法开采。

他指出,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一些项目早就进入开采程序,比如能源公司Santos在新州Narrabri煤层气项目和AGL的Gloucester项目等。

出尔反尔  政府欲出手干预

然而,西姆斯批评天然气生产商对其天然气进行拍卖,拒绝回应客户的供应请求,或者没有实时地参与谈判。他并警告东海岸的这些天然气出口商,如果像预期的那样,有更多制造商倒闭,政府将被迫采取更严厉的措施,确保当地用户能够使用可负担的天然气。

西姆斯表示,当昆州的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正在开发时,供应商曾向工业界和政府保证,即使将重点放在出口上,也将保证足够的国内供应,但是,他们被告知不会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西姆斯认为,为阻止更多企业的倒闭,政府干预是必要的。他指出:“天然气行业抱怨政府的干预……我强烈认为,这是他们自找的。”

制造商吁重调定价

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天然气价格上涨,澳瑞凯的首席执行官卡尔德隆警告道,许多制造商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候。他指出澳瑞凯在纽卡斯尔工厂急需一亿多元的资金来挽救300个工作岗位,但天然气的招标结果将决定这笔资金是否能准时到达,否则澳瑞凯将被迫关闭该工厂,转而进口更便宜的氨。

他对将天然气“净价”(Netback)作为东海岸基础定价的基准提出了异议,“净价”价格代表出口价格减去将天然气冷冻至液化天然气并将其运往亚洲买家的成本。但是,对国内的定价仍然包含投资天然气基础设施成本的一部分。这意味着国内制造商和所有的澳人都在为800亿元昆士兰液化天然气行业的支付投资成本,这使得天然气生产商在国内市场能获得每千兆焦耳2.80元的利润,而出口市场却只有每千兆焦耳15分的利润。

为了给国内用户提供更公平的价格,卡尔德龙提议将“净价”降至每千兆焦耳2.60元,他表示,已与联邦政界人士讨论过这一想法。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