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昱希子

外卖配送企业Foodora 宣布将在8 月20 日全面停止澳洲地区业务。它的撤离把近200 亿元的外卖配送市场拱手让给了竞争对手。但同时,不少澳洲餐厅也相继宣布停止与外卖送餐平台合作,宣称后者剥削小商户。

近期,墨尔本的一家高人气餐厅MariosCafe 在社交媒体上炮轰Foodora、优食(Uber Eats)及户户送(Deliveroo)等送餐平台,提醒消费者在使用这些送餐平台时宜三思,旗下部分分店甚至已经停止与送餐平台
的合作关系。

抽成太高 埋下分手伏线

Marios Cafe 开业已逾30 年,餐厅老板马卡罗(Mario Maccarone)在社交媒体Facebook 上发帖,炮轰第三方送餐平台是“ 寄生虫” ,对辛勤劳动的小型澳洲商户抽取了“ 高比例” 佣金,有时甚至高达30%。他表
示:“ 我们不再用Foodora、户户送或者优食,我们呼吁大家也都别用。”

Marios Cafe 不是唯一一间高调弃用第三方送餐平台服务的餐厅,悉尼另一家受欢迎的餐厅Taste of Texas BBQ 也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宣传已经取消送餐服务,呼吁食客按老方式消费,停止使用送餐应用(APP),亲自到餐厅就餐或打包。

虽然像这样高调取消送餐平台服务的餐厅暂时并不算很多,但其实大多数餐厅对送餐平台高昂的佣金抽成很不满意。

在全澳拥有26 间汉堡包连锁店的Burger Urge 曾经使用Foodora 的外卖配送服务。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卡休( SeanCarthew) 认为,Foodora 收取的佣金确实有点贵。每一份在Foodora 平台下单的订餐,都需支付25%的佣金。

自从Foodora 宣布撤离澳洲市场,Burger Urge 开始转用澳洲最大的送餐平台优食。卡休说,我们是咬紧牙关来支付这个佣金的,送餐平台大大削弱了我们一些连锁店的利润。

在悉尼拥有一家意大利餐厅Fratelli 和一家泰国餐厅Baywok 的加拉茨(RobertGalati),对Foodora 的送餐服务一点也不感兴趣,他很高兴看到Foodora 撤离澳洲。他说:“ 在一天结束的时候,这些送餐公司都会结算佣金费用,因此这样的服务你用得越少越好。”加拉茨目前正和优食及Menulog 两家送餐公司合作。他希望Foodora 的离开预示着这将会带来转变。加拉茨说:“ Foodora 是我永远都不想要的合作伙伴。”

自行车VS 汽车送餐各有优势

对于Foodora 的自行车派送方式,BurgerUrge 的卡休也不认同,他说,优食的派送比Foodora 有很大的优势,他们开车去送餐,而Foodora 主要是骑自行车。

卡休认为,在人口众多并密集的城市比如墨尔本和悉尼,用自行车送餐无疑是比较便捷的,但在布里斯班这样的城市,自行车送餐就有点慢了;另外,自行车送餐服务还得依赖每个骑手自己的体能。

除去Foodora 之外,目前澳洲外卖配送市场基本上被优食、Menulog 及户户送这三大公司占有。优食在这个价值200 亿元的送餐市场占主导地位。优食发言人说,他们致力于在澳洲建立一个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企业。他说:“ 跟各个餐厅还有送餐业务员搞好关系对我们很重要,我们将继续投资在这些合作关系上。”

对手离场 把握机会扩张

户户送澳洲总经理阿隆(Levi Aron)表示,户户送希望能在未来一段日子继续扩充壮大。他指出,由于竞争者撤离澳洲,户户送的主要工作,是无论在何时何地,继续为澳洲人送上美味的食物;在澳洲,其业务正在不断壮大,在2017年的营收便增长了350%。

Takeaway Solutions 的创始人蒂姆(Christopher Timm)却不认同优食和户户送的送餐模式,他创出一套替代服务,以“ 白标签” 解决方案(White-label,指一方提供产品,由另一方用自己的品牌进行销售),提供网上订餐和餐桌预订,澳洲的小型餐厅都可以申请加入此项服务,却毋需再按点餐价格去支付佣金。

蒂姆认为,目前的送餐模式显然不是很适合澳洲市场,平台从餐厅收取的佣金太高,而且许多送餐平台提供的服务都是大同小异;通过新科技,人们建立了这样的业务,因为他们看起来很新很不错,问题是这些业务并没有太多的创新。

车手待遇 有待合理改善

虽然,Foodora 很快就要退出澳洲市场,但它并不能马上“ 全身而退” ,因为该公司还需要处理一些遗留下来的法律诉讼,比如被控伪造三名雇员的合同以及不公平解雇事情等等。目前,送餐平台以全约式跟送餐车手合作,但也带来了一些问题,Foodara 与车手的争拗正由公平工作委员会跟进,而澳洲送餐行业正遭受越来越多的压力,

IBISWorld 行业高级分析师列多夫斯基(Andrew Ledovskikh)说,对第三方送餐员的薪资待遇和工作环境是目前的一个讨论重点。他指出,把这些承包商当做第三方处理,可以使成本降下来了,这意味着公司不需要提供超时工作津贴、养老金或者其他福利比如年假等。许多配送公司不能将这些配送员作为合同工雇佣,否则,送餐平台这门生意将无利可图。

多夫斯基说,快餐和外卖服务过去五年里的盈利空间一压再压,但同时,如果外卖配送企业能合理地解决配送员的身份问题,并提供多样化的服务,也许未来澳洲的配送企业发展会走上良性扩展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