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澳元下潜,何时上浮

2018-07-09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澳洲新快网

(刊登于6月30日《财富一周》)

中国是澳洲的最大贸易伙伴,所以中国与美国贸易纠纷,澳元受影响在所难免。适逢美元转强惹来资金从新兴市场流走的疑虑,所以,亚太区货币中流通量相对较高的澳元要承受更大的压力,这是否意味着澳元在中短期都翻身无望?

正当澳元兑美元处于下风之际,近期澳洲股市却跑赢美国股市,而澳元弱势正是其中一个推高澳股的因素。

对澳元好友而言,现时肯定不是好日子。不过,从股票投资者的角度去看,澳元转弱是好消息,尤其是你持有的股票的盈利来源倚重海外市场……

KVB 昆仑国际澳洲首席策略师苏志恒表示,过去数月,澳元从4 月中高位0.7810 美元一路滑落至0.73 美元水平才找到喘息机会,期间金融市场焦点聚焦于风险事件,包括朝鲜半岛局势发展,以及由美国引起的国际贸易纠纷,凡此种种使到市场的避险气氛转浓,美元遂伺机向上突破。

有市场人士认为,美国联邦储备局调高利率,是推高美元的导火线。对此,苏志恒提醒大家,其实在过去3 年里,美联储已先后七度调升利率,澳元对美元的息差优势已经消失殆尽,如今美国的10 年期国库债券孳息率更超越澳洲的同年期债券孳息率,不过,澳元兑美元汇率纵使受压,却未有失控般再度跌穿0.70 此重要心理关卡,这反映出澳元现阶段即使处于下风,但未有出现“ 一面倒的跌势” 。

推低澳元的导火线是什么?

美联储于2015 年12 月中展开加息周期,结束长达7 年的零息政策,而在过去两年半的日子里,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已由0 至0.25 厘,上调到目前的1.75 至2 厘,累积加息1.75 厘。另一边厢,澳洲储备银行自从2011 年11 月初开始减息以来,现金利率由4.75 厘降至现今的1.5 厘,累积减息幅度达到3.25厘。换句话说,澳洲对美国的息差,由高达正4.75厘变成为现时的负0.5 厘。

此外,两国的政府债券孳息率走向都出现了变化。美国10 年期国库债券孳息率从2016 年7 月初的1.365 厘,辗转攀上今年5 月14 日的3.109 厘高位,两年来累计升了1.744 厘。同一时期,澳洲10 年期政府债券孳息率由1.87 厘升至2.92 厘,升幅为1.05 厘。同样地,澳洲10 年期政府债券相对于美国10 年期国库债券的孳息率,亦由正息差变成为负息差。

守住70 美分关卡有何启示?

观乎澳元兑美元最近一波跌浪由今年1 月27 日即澳洲国庆节翌日展开,从0.8135 的上一个顶峰滚落到6 月21 日的0.7345 才暂时止住了跌势,累计跌去9.7%。虽然澳元兑美元积弱,却仍能守住0.70 此心理关卡,而汇率上一次跌穿0.70 水平,要追溯至2016 年2 月初,即两年多之前。

苏志恒表示,在美国加息的这段日子里,商品价格企稳,原油、铁矿砂、天然气以至煤价都由重要支持位反弹,从而使到被视为“ 商品货币” 的澳元在低位获得一些支持。他并指出,澳洲今年第一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季增长1%,优于市场原先估计的0.9%增长,凸显出澳洲经济基本上尚未因美国加息和中美贸易纠纷而受到明显打击。

提到近期的贸易纠纷,苏志恒称,目前的中美贸易纠纷可说是仍于“ 牙骹战” 阶段,最后还要看美国总统特朗普会使出什么招数,而他个人认为特朗普始终是商界出身,中美两国最终可望在谈判桌上解决今次纠纷;正如美国与朝鲜的关系一样,由“ 核威胁” 到“ 特金会” ,两国找到了下台阶,危机亦无形之中化解了。

苏志恒补充说,中美贸易纠纷所带来的不明朗因素,难免会对澳元构成压力,但他认为澳元跌至0.73 美元水平会有承接力,就算特朗普再出招令中美两国在贸易问题上的争拗升温,并导致澳元跌穿0.73 美元水平,亦只料会进一步降至0.72 美元或0.71 美元。

他指出,除非中美贸易纠纷演变成为全面的贸易战,双方加征巨额的惩罚性关税,到时才会真正打击到中国经济并殃及澳洲,使到澳元出现“ 灾难性” 的跌势,否则,澳元应不致于在0.70 美元此重要心理关卡失守。

中国“一带一路” 间接利好澳元

事实上,由于亚太区货币中流通性相对较高的澳元,向来被视作反映中国经济以至亚洲区整体经济的货币,故此在中美恐会真正爆发贸易战和亚洲新兴市场可能出现资金流走的阴霾下,澳元首当其冲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此外,中国的“ 一带一路” 倡议亦对澳洲经济以至澳元起到支持作用,原因是“ 一带一路” 的成功会催旺基础建设,从而刺激大宗商品需求。

展望澳元的短期走势,苏志恒表示,澳元筑底后可望在未来一个月反弹到0.7530 至0.7660 美元区域,一旦宏观经济持续改善,并配合商品价格企稳,澳元甚至有机会回试0.7830 至0.7860 美元;不过,面对澳元息差优势已消失,汇率要进一步向上突围会有难度。

央行若转口风 形势截然不同

对于澳洲利率去向的问题,苏志恒表示,近期便有前任澳储行官员提出央行要更认真地考虑加息的可能性,原因是澳洲目前的经济表现较预期中为佳;假如澳储行一改口风,表露出有意提早加息,意识上的转变已可以成为澳元反弹的新动力。

当然,澳元之后能否出现一波较强的反弹,一定程度上还要看美元走势。苏志恒说,美元强势已成形,但其实主要是针对欧系货币和新兴市场货币,例如是欧元、英镑和阿根廷披索等等,而市场目前的焦点是美联储会否在7 月31 日至8 月1 日的下一次货币政策会议上,就加息前景发表更强硬的声明。不过,他提醒大家一点,如果环球经济环境出现剧变,将促使美联储在第三季后再次拖慢其加息时间表,汇市大形势又是另一番局面。

澳元兑人民币暂难破“5 算”

美元指数于今年2 月中摸底,由88.14回升至6 月21 日的95.20,创下去年7 月14日以来最高的水平,4 个月里累积升了8%。而美元指数近日稍作回调,于本周三亚洲早市报94.35。

在目前的美元强势下,美元兑人民币和澳元都是处于上升轨,那么,澳元兑人民币交叉盘走势又如何?苏志恒估计,踏入下半年,如果澳元汇率能够稳定下来的话,澳元兑人民币有望出现一波反弹,但要一口气上破“ 5 算” 关卡则有一点难度;澳元兑人民币中短期上升幅度或会受限的同时,任何的回吐幅度亦可能有限,目前的重要支持区在4.55 至4.60 之间。

在澳元兑美元处于下风,以及中美贸易纠纷升温的情况下,澳洲股市最近反而跑赢美国股市,其中一个幕后功臣,其实就是澳元,因为澳元汇率下降有助刺激澳洲出口业以至整体经济,效果就如澳储行减息一样,只不过是直接受惠的范畴有所不同。澳洲最近公布的GDP 表现胜预期,正是最好的例子。

澳元不济 澳股反而受惠

受到中美贸易纠纷影响,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从6 月12 日创下的高位25,320 点,下挫至本周二收市的24,283 点,累计跌去4% 。在这段日子里,澳洲ASX 200 指数却由6 月12 日的6,054 点升至本周三早段的6,209 点,累积上升2.6%。

苏志恒表示,虽然皇家委员会调查银行业对澳股造成一些压力,可是ASX 200 指数今年来大部分时间都处于5,800 点水平之一,原因之一就是银行业盈利仍有不错的增长;但投资者要留意银行股的派息会否在下半年下调。事实上,以银行股为主的ASX 200 金融股指数近期表现相当出色,从6 月12 日的5,909 点回落到6 月14 日的5,840 点摸底,并展开一波强劲的升浪,本周三早段报6,214 点,期间累积上涨5.2%,升幅尤胜大市。

被问到美元锐升可能引致资金从金融市场流走,苏志恒认为,新兴市场无疑会受到一些压力,但现阶段尚无迹象显示像1997 年般的金融危机将会爆发;再者,一旦真的出现走资潮,热钱不一定会全部流到美国市场,也可能会选择转移到跟中国经济息息相关的澳洲市场。他指出,如果“ 一带一路” 能够开花结果,对澳股来说将会是一个很大的支持。

即使澳元有望摸底反弹,但中短期仍料会处于偏低的水平,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哪类型的股票将会受惠?

有分析师指出,业务以海外为本并倚靠海外收入的企业将会成为赢家,因为澳元兑美元偏弱的话,意味着从海外赚到的美元收入,调回澳洲后将可兑换到更多澳元,变相提升企业以澳元计算的盈利水平。

澳元积弱哪类股票是赢家?

当中值得捧场的股票,包括人工智能资料组供应商Appen( 股票代码APX)、倚重美国市场的角子老虎机生产商Aristocrat Leisure(ALL), 以及数据管理方案供应商Hansen Technologies(HSN)。

苏志恒表示,要带出未来6 个月的金融市场形势,可以用六个字去形容;“ 有冲击,无危机” ,即使全球再出现较大的金融危机,但股市也未必会崩溃,因为美联储早已踏出“ 缩表” 的第一步。若有需要,美联储、欧洲央行及人民银行等三大央行可以再推出量化宽松政策(QE)去应急。

谈论到市场,当然不得不提一下作为传统避险工具的黄金。苏志恒说,过去半年,环球出现了一些重大的不明朗因素,诸如朝鲜核威胁和中美贸易摩擦,金价的确曾藉此闯越每盎司1,350 美元之上,可是未能在此水平站稳阵脚,并且掉头回落,从中可以反映出,一般资金认为环球通胀未有失控,亦尚未真正爆发重大的政治危机。

金价何以乏力大涨?

苏志恒指出,金价未能把握机会冲破1,380 至1,400 美元区域,这是一个很值得留意的指标,凸显不少大投资者仍未有大力追捧黄金。他表示,虽然有市场人士担心美股已累积了颇大升幅,恐会爆发“ 十年危机” ,问题是迄今尚无明显证据支持,况且美国上市公司今年宣布回购股票的金额,足以抵消美联储缩表所造成的影响;如今最大的未明朗因素,就是中美贸易纠纷的发展。

既然金价未能借助先前发生的不明朗因素而向上突围,如果这些不明朗因素一旦消失,金价会否因此而大幅下调?苏志恒认为不会,原因是金价先前未有受惠大升,即使这些事件最终完满解决,金价的下调幅度亦会有限,回吐至2017 年6 月低位1,200 美元左右便应该有较强的支持。

金价今年来数度挑战1,365 美元水平均无功而还,而最近一次升见此水平是4 月11 日,当日一度攀1,365.10 美元,之后便一直向下,并于本周二降至1,254.70 美元,创下去年12 月底以来最低水平,累积跌去8.1%。

除了避险因素,美元的强弱也会左右金价的走势,因为国际金价正是以美元作为计价单位。所以,美元前景不单影响到澳元的去向,也关系到黄金的命运。

分享到
相关阅读